推荐资讯

福来厂长恨不得将对方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但他是自一骂岂不是把他

发布时间:2018-07-23 19:08 浏览:
 
    “我”朱援朝有些意外的看向唐明礼,漆松找上他的时候,只有一个活,只用跟着保护他们去深市平安回来就行,一天能有二十块钱,吃喝还不要自己的。
 
    朱援朝顿时就心动了。
 
    一天二十,在林场做工,一个月才四十几呢,就算现在涨了一点钱,但也就是五十。
 
    这去深市,不过几天的功夫,就能挣的和两个差不多呢。
 
    “是啊,你是退伍军人,你若是来厂里呢,就是看厂子,守卫厂子的安全。”唐明礼着,详细了解释了一下,其实就是和保安差不多。
 
    唐悦听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厂里确实需要人,如果朱叔叔能来厂里,就再好不过了。
 
    “可是,我老婆和孩子都在村子里,我不放心。”朱援朝犹豫的回答着。
 
    “朱叔叔,婶婶会不会做缝纫机?”唐悦开口询问着。
 
    “不大会。”朱援朝摇头。
 
    家里没有钱买缝纫机,因此,贵枝也不会做这个。
 
    “那,她愿意不愿意学呢?”唐悦又问。
 
    “能学吗?”朱援朝的眼睛亮了亮。
 
    唐悦笑着点头道:“只要她愿意学就行,其实很简单的。”
 
    “当然愿意。”朱援朝肯定的点头。
 
    唐明礼立刻道:“朱哥,那就定了,工资的事情,等我们回了厂里再谈。”
 
    “好。”朱援朝相信他肯定不会亏待他的,朱援朝一想着他和贵枝都能有事情做,那一个月岂不是能挣不少钱?
 
    “朱叔叔,你家孩子怎么办?”唐悦忽然开口。
 
    之前唐军因为来县里读书的事情,上学期是不在县里读书的,一个人在镇上读书,这次买了房,把唐军的户口迁出来了,才能到县里的学校上学的。
 
    “如果真的能做事的话,我家红军和盼盼可以跟着奶奶。”朱援朝肯定的着。
 
    朱援朝当过兵,去过的地方也不少,和唐明礼一路话到了深市。
 
    第二次踩在深市的土地上,唐悦心情也不由的激动了不少,和上回忐忑的心情不一样,这一回,她可以是底气十足。
 
    兴隆布料厂与福来布料厂,其实就是两隔壁,唐悦和唐明礼等人进兴隆布料厂的时候,福来的厂长就听着员工,就是上回被牛经理推到兴隆布料厂的,福来厂长只看着他们的侧脸,样貌倒是很出众。
 
    “去,打听一下,他们来做什么。”福来厂长指着其中一位员工着,上回的生意推走了,他们最好是来退布的。
 
    福来厂长心底暗戳戳的想着。
 
    兴隆布料厂,厂长宋卫国正刚坐下,就听有客户来了,看到唐明礼他们的时候,宋卫国有些奇怪,还以为上回的布料有什么问题,他客气的将人请到了会客厅,道:“唐老板,欢迎欢迎。”
 
    一番寒暄之后,宋卫国疑惑的问:“唐老板,是不是上批的货有什么问题?”
 
    “不是。”唐明礼知晓对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宋厂长,我们这次来,是来进货的。”
 
    “进货!”宋卫国瞪圆了眼睛看向唐明礼,之前他们进的货可是很多的,这么快,又要进货了?
 
    “没错,就是进货的。”唐明礼笑眯眯的着,道:“上回进的布,我们还剩了一些,但是,正好要来深市,就一次进布回去。”
 
    “好。”宋卫国忙让人将样布拿了出来,最近新上了一款呢料,颜色有好几种不,料子也非常的好。
 
    “你们看看,这新上的呢料,做外套正好合适。”宋卫国着,又拿了几件成品出来,道:“这料子不起球,穿在身上也好看。”
 
    宋卫国拿的成衣,款式很简单,但用这料子做出来,很是好看。lt;/pgt;
 
 第169章 上门骂人(四更)
 
    ;“秋天穿呢子最好了。”唐悦看着这呢料,顿时就喜欢上了,之前格子呢料做出来的衣服,就分外的好看,这回看到这呢料,虽然比格子呢料的价格,稍稍便宜,但胜在颜色有好几个。
 
    纯色的呢料,在设计款式的时候,做的大方一些,一样好看。
 
    唐悦和唐明礼两个人挑选了之前卖的好的几个布料,又选了几个做秋衣的布料,呢料的话,每一种颜色,都选了,黑色的料子,比其它颜色的,要多一些。
 
    等把布料选好之后,时间就已经到了中午了。
 
    宋卫国热情的陪着唐明礼等人去吃午饭。
 
    福来布料厂,去打听的员工回来禀报道:“厂长,那几个人,好像又是来进布的。”
 
    员工瑟缩着身子,脚下的步子开始一步一步往外挪。
 
    “什么!”福来厂长挺着将军肚,头顶的头发都掉光了,一张圆脸胖乎乎的,此时此刻,黑沉着脸庞,比那锅底还要黑上几分。
 
    如果,上回把客户推到兴隆布料厂,是在戳心窝子,那么这一次,就是拔出刀,再往心窝子戳一下。
 
    “气死我了。”福来厂长气的直转悠,最后办公桌上的东西,就成了福来厂长撒气的东西。
 
    先前,员工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办公室,顿时犹如雪花飘扬着。
 
    员工暗自后退,一个烟灰缸砸了出来。
 
    “早知道就不去打听了。”来厂长又气又怒,只觉得心底那一股火气撒不出来。
 
    牛富啊牛富,你可真是……
 
    福来厂长恨不得将对方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但他是自己的大舅子,这一骂,岂不是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
 
    福来厂长那个悔啊,若是这事情,不知道的话,上回那个戳心窝子的事情,戳了一下,也就过去了,谁让他这么好奇,觉得他们是来退布的,想要看福来厂长的笑话呢。
 
    如今倒好,笑话没看成,反倒是把自己气了个半死。
 
    福来厂长气的中午饭都没吃,想来想去,还是要去找牛富,这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不然的话,对方的布料就是从他们厂里进,这又是一笔大单啊。
 
    牛富家,二层的洋房,这些年沾着福来厂长的光,家里的房子有了,还有一辆桑塔娜。
 
    自从上回被厂长姐夫给骂了之后,就被姐夫勒令不去上班了,天天都在家里。
 
    福来厂长来的时候,家里正在摆着碗筷,桌子上的菜十分的丰盛,牛富端着酒杯,吃着花生米,还哼着调,心情十分的好。
 
    “姐夫,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牛富一看到福来厂长,顿
相关阅读